主博|日漫

子博|国剧同人@掉毛的兔子

关于

[暗殺教室][浅野父子] 冷负荷

※学秀高二设定,温(jiáo)情向

01

窗帘在风的摇摆下悠悠地舒展开来,投射在地板上的余晖随之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。

“根据热量的计算公式,Q=cm△t 可以算出……”

磁性的声音在空旷的教室里数倍放大,铅芯在纸上飞速摩擦,留下了沿途的痕迹。

“不愧是浅野君,真厉害呢,单凭我自己的话,是肯定想不出这道题的解法的。”少女盯着洋洋洒洒写满的草稿纸,原子笔的笔帽和笔身在她的双手上,分开又合起,合起又再分开。

这样想可就大错特错了,只要多熟悉巩固一下相关的公式和定理,以你的能力,也一定能解得出来。

——要这样回应才对。

可是浅野学秀只是一言不发地按着自动铅笔的按钮,...

[FF14] Mirror

※主职召龙,本体是基友 @锥形瓶 X我,其实是个关于捏脸的故事
※给魂晶攒人品,求搭欧洲特快

我又一次遇见了她,在伊修加德的都城内,我取下了面盔,她的目光投射在我的脸上。

宝杖大街一如既往下着小雪,雪片飘落,沾在裸露的脖子上,我却并没有因冰凉而感到丝毫不适。在伊修加德呆了这么久,早已习惯了库尔扎斯因灵灾而失衡的气候,不论是我,还是她。

她正抱着从交易板上买来的萨维奈舞裙,表情虽然如常,但从目光中我能感受到,她此刻,兴奋异常。

“谢谢您特地送信来通知我。”她说道,“要知道按平常的价位,我根本买不起这些,幸亏现在市场竞争激烈,才能让我捡点小便宜。”

说罢她抖了抖裙子,金属的坠饰在

[暗殺教室][浅野父子] 行方不明 [下]

浅野学秀带着女咖啡店员离开后,第一时间把她送进了医院。


木村说监禁她的三天内,她一直处于睡眠状态中。


安眠药的计量和时间都在合理的控制范围内,她什么都不知道,即便醒来也不会意识到自己被绑架过。


虽然她的身体完好无损,没有受伤,但不管怎么说,从昏睡中醒来,第一眼见到是医院的天花板,会比见到学秀的脸要合理得多。


离开医院后的学秀,只身一人沿着街道缓缓地前进。


木村。


和这个家伙已经有八年没见了。


浅野学秀从初一在A班,见到他的第一眼起,就已经清楚的知道,这个人,无可救药。


浅野学秀是天生的领导者,除了自身所具备的种种优秀的素质以外,有一项能力,也是绝...

[暗殺教室][浅野父子] 行方不明 [中]

木村在说出“死”这个字后,屏住了呼吸。


他不想放过浅野学峯反应的任何细节。


听到自满的儿子死了,换作任何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吧——但是,他很清楚,浅野学峯是例外。


“是吗?”


浅野学峯的声音一如既往,不带任何的情绪,正如木村所料。


“那么,尸体呢?”


称之为“尸体”而不是“遗体”,可真是一位残忍的父亲啊,木村笑了起来:“非常遗憾,我也不知道,毕竟浅野是自己一个人偷偷躲到什么地方自杀的啊。”


电话那头的浅野学峯沉默了。


木村忍不住战栗了起来。


果然那些调查是有价值的。


木村花了不少钱,请了各种方面的专家来调查,关于浅野理事长的过去。...


[自汉化][浅野父子] Strong Vs Good

※原文链接:https://m.fanfiction.net/s/11286135/1/Strong-Vs-Good

※渣翻,渣翻,渣翻
※父子亲情向,时间线在126话之后,后注有漫画125话(理事长回忆杀)剧透

浅野学峯,以升学率闻名的椚丘学园的理事长,一个因教学手段而同时被人尊敬和惧怕的男人,像扯蛋一样,正躺在他的床上。

他本想通过纯粹的意志力,在不被任何人发现他生病的情况下,坚持度过在学校的时间,但是现在他已经筋疲力竭了。他发烧的事实让他很恼火,毕竟他从来不生病,生病是一种弱者的表现。

他听到了自己房间的门被打开了,紧接着脚步声靠近了他。

“看来这是真的呢——优秀而强大的理事长真...

[銀魂][冲新] 雨が上がる

 ※ 半成品,短打

 ※ 脑洞来源↓ 


雨淅淅沥沥。


灰云像脏的洗不干净的抹布一样随意的扔在天空上,只有冰冷的雨点无视其存在,如刀一般,仅在一瞬就能给这块大的不像样的抹布刺出无数空隙,却也让人看不出半点痕迹。


就像那个怪物的刀。


志村新八静静地在屋檐下,而冲田总悟则站在距离他三步远的位置,正好处于建筑的防护罩范围外。


这是一个奇妙的组合,志村新八想到,要不是因为当下处在一个严肃并即将迈向完结的篇章,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以个人视角在分镜里加上一个大小适中的框,使用更加有力的...

[IXION SAGA DT][インゴクニ—ト全员] black wine

这是一个和煦的午后。


阳光披洒在宽阔的庭院里。


庭院的中心有一个体积不算太小的圆桌,上面平整的铺着格子印花桌布,桌布的中心置放着美味的三层塔,精致的瓷具盛着沁人心脾的锡兰,如果能配上一首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,那将是多么的美妙。


可围坐在圆桌上的,因克古尼特的骑士,却并不拘泥于此。


KT一口干了瓷杯里的红茶,转而往里面倒入了生啤,别问她是怎么弄到酒的,她总是有办法。


“啊!狡猾!”古斯塔夫大声嚷道:“KT!快点分我一点!生啤!”


“喂喂!KT!古斯塔夫!别把酒倒进茶杯里!”一个声音阻止了他们的动作。


“哦呀,巴里亚西恩,没想...

[境界之轮回][六樱] kiss me

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,希望你们,能接一次吻。”


“非常抱歉,我们并不能达成你的愿望。”


“?”


“因为我和六道同学,并不是情侣,所以接吻这样的事,是不可能的。”



和煦的暖阳泄了一地,唯独被细长的树干阻了一条去路,留下了一块灰暗的阴影。


上一秒,六道轮回满目都是春日里开得灿烂的樱花,背景是天空的蓝,美得文艺而甜蜜,结果下一秒,就被突然地扯回了地面,眼前只剩下渡了一层阴影的水泥地面,冷峻而生硬。


“但是你放心,我和六道同学会尽力去寻找别的情侣,希望有情侣愿意帮助你完成愿望。”


不,没有希望了,最后一点希望也被毫不留情的踩碎了。


此刻的六...

[K][伏八] sickness [下]

※迟来的生贺(。


(五)


伏见猿比古默然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,眼前映射出的是八田美咲拿着自己的钱包愣愣走出急诊室的模样。


美咲应该知道去哪个窗口缴费吧?虽说他平时消费都是刷的终端,但是应该也具有操作使用工资卡的常识吧?


伏见觉得头也跟着一起疼了起来。


八田是个不愿意动脑子的人,在中学时代,遇到不会认的单词,第一反应不是查词典,而是问伏见猿比古;碰见十位数以上的运算,第一反应也不是在草稿纸上画竖式,而是问伏见猿比古。


不过与其说不愿意,倒不如说实在是没有高速运转大脑的能力,自打初一遇见了伏见并且了解他惊人的才能后,就不知不觉的在这些事情上依赖起了伏见。


平...

[K][伏八] sickness [上]

※双方25岁,假定S4组成和分工不变(┯_┯),同居设定,撒糖(。


(一)


八田美咲解下了围裙,单手端着盘子走到了伏见猿比古的面前。


然而此时的伏见是看不到八田,和八田花了半小时作的早餐的。


哦,与伏见的近视度数无关,而是他压根儿就没睁眼。


八田把盘子凑近伏见,腾腾的热气往上冒,氤氲了八田和伏见,脸与脸之间不到一厘米的空气,微妙的模糊和温度反而增加了实感,这份实感,猛烈敲击着八田那因为早起半小时而昏昏沉沉的大脑,凿凿的刻上了四个大字:猴,子,睡,...

1/3

© 叼走时光的乌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